亦舒:《自得之场》

  闭嘴

  偶然在咖啡座耽到凌晨,隔壁台子有不识者向洋人搭讪。在女友没开始发作之前,我做好心人,转头郑重警告:“我劝你们闭上尊嘴。”他们会后悔,真的。

  中国人才聪明呢,江湖中三种人不能碰,老人孩子年轻女人,没点能耐,还出来坐呢,绵羊们早在家睡熟了,真笨得要命,把人家的火气惹上来,把皮不剥了你的——洋人皮也就凑伙着办了。

  这一代女人都具哪吒性格,大小好歹周旋到底,并不怕事,只怕没事,生活怪沉闷的。

  成熟

  “大都会”杂志上形容:成熟是居然想早点回家睡觉……。成熟有早有晚,有些人才廿岁就有很成熟完整的性格,有些人一辈子不成熟。

  成熟实在只是“应付得宜”。当然各式各样的事,各式各样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应付,需要学识、智慧、经验来支持行动。生活环境单纯的人很难成熟起来,于是给观者幼稚的感觉,幼稚的人常常引起他人生活细节上的不愉快。

  在社会上奔波,后来我发觉了,成熟的态度占成功因素百份之八十五,实际工作能力只有百份之十五。

  疯了

  人比人是不公平的,小家庭主妇居然有胆子说,唷官塘的女工多么辛苦,整日那么长,挤在工业区,换了是她,早疯了,真是一种令人纳罕的自满,因为我正在那里想:如果我做她,也早疯了,嫁小职员为妻,天天在小厨房中调理三顿饭,全身上下没点光鲜,没老就似块咸姜,天呵,不寒而栗。

  可是千金小姐做了我,怕也就疯了,整年累月的工作,口停手停。她们扬帆出海,欧美度假,风季远离香港,家中有花王、女佣、管家、司机,水手。不能比,真的。

  俗

  到喜来登喝东西,见一群男女人。男的长发披肩,衣着凌乱,女的作劳动人民状,短发布鞋。友说,那是艺术中心的一班年青画家。

  也许作品不俗,打扮真是俗。气质宜自由流动,不适合做作,艺术家的蓬头垢面已成典型,与小布尔乔亚的P字T恤同样恶俗,刻意经营的美根本是不成立的,至少要经营得仿佛没经营过,段数才较高。唐装、油纸伞、布鞋,早已不能代表别出心裁了。况且真正的艺术家,生活在香港?

  家庭

  以前的女人在感情一不如意,便只好“十二栏杆倚遍”,“匀面了,没心情”,“可怜孤似钗头凤”。现在的女人在情感上的损失可以在工作中补回来,>实在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寄托,但总比没有好。

  不是说每个工作有成就的女人都如此,快乐的家庭可以与重要的职位和平共处,但没有家庭的那些可以有藉口来掩饰流血的心,在假面的保护下复元。我固执地认为女人不适合走出家庭,但没有家庭,又怎么能够不走出去呢!

  姓Q的

  我是姓Q的,那时候跟男朋友闹意见就花数块洋钿去买本“哈泼市场”,翻个痛快。广告中在李谨公园十二间睡房、维多利亚式的住宅……三十五卡拉的全美方钻……摩根开篷车……狄奥的银狐……古董茶器……然后“哼”地一声,觉得男友没啥稀罕处,于是心安理得了。

  当然做人不是这样的,但也没有什么固定的方式,心理上女人永远可以与养她不起的另人谈恋爱,物质到底还是唾手可得的东西。但女人不能爱她所看不起的男人——没有学识的,人品差的。

  真唐突

  这些是真的,不是用来投读者文摘笑话栏的。

  (一)早上七点在饭堂见到:“吃早餐呀?”(你知道此类问题多典型。)答:“不,我怕晚饭没桌子,先来坐着。”(二)有人非常怀疑地问:“为什么威廉老在你办公室?”老天,咱们俩合作无间,焉能不天天见面,答:“因为我们恋爱成熟,快结婚了。”(三)带新同事走遍大厦,三天之后,他问:“你离我而去?不再陪我?让我自生自灭?”我压下火气,拍他肩膀:“老友,你可以向我求婚,我嫁你如何?陪你一辈子。”他妈的。我不是不爱人类,有时候事情实在太唐突。

  送礼

  送礼。送得糗,不如不送。那女郎手上戴的已是金劳,再送她精工石英表,她搁那儿好呢,还是扔出窗口?不如不送。

  过时过节,如果我掌权娱乐界,时不时要求报馆,每位一枝都彭金笔加一只都彭打火机。能花得了多少,小财不去,大财不来。熟朋友送点小东西,大家欢喜。礼物切忌刻字,其小家败气无比。

  像我等中年妇(www.newbuenavista.com)女,没吃过猪肉,早见过猪跑,不收礼毫无关系,有一样东西叫感情,要送的话,请往戴宝乐参观五卡以上之方钻。

  老字号“丰昌顺”令你想起什么?如果你是在香港念英文中学的,这三个字不会陌生。那年初升中学,校长叫我们缝制冬季校服,指明深蓝色的“线仔绒”要到丰昌顺去买,好几十块钱一码呢。线仔绒在上海叫“哔叽”,时髦点叫“加巴甸”,是不皱的上等货。呢料买回来以后由母亲缝制成裙子,父亲特地为我拍张黑白照留念,满意地说:“是大人了。”那年十二岁。后来,后来就毕业了。最近车子经过中环,猛一抬头,看到丰昌顺的招牌,真是老字号。

  银狐三年前到国际皮草去做银狐,方老板阻止:“倪小姐,这种皮草女人自己出钱做没意思,太贵了。”他真是苦口婆心。没想到三年后更找不到老衬,还得自己掏腰包,银狐上涨四倍,方老板被埋怨得头冒青烟。但每个女人都应该有一件银狐……对于银狐我简直已经上癖上瘾——小说中的女主角全部都有银狐大衣,长的短的,无不当雨衣般穿,靴子踏过泥泞。哗。这大概是一种发泄。到不一定要穿在身上,就等于买套百科全书,没道理抬着它们上街。

  面霜为什么女人用的面霜卖得那么贵?谁知道。也许擦什么都一样。也许不擦都一样。可是只要一样东西能使人高兴——为什么不呢?又不伤天害理。五百元买一小瓶珍珠膏,如果你深信她确能增加你的美艳,甚至因此可以青春常驻,为什么不呢?五百元一瓶的喜悦并不贵。也许旁氏与幽兰完全一样,也许廿一天内看不清显着的分别,也许维他命E不能够渗透廿一层皮肤细胞,也许B廿三知识小学生班次的号码,但是像一切其他的世事一样——如果可以带来信心与喜悦,有什么不好呢?

  
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