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京报2007年新年献词

  《我们走在雪地上,走在时间里

  文/新京报社论

  今天,2007年的第一天。去岁的雪花还没有全部融化,春天已经悄然开始了她的行程;太平洋底的电缆尚未修复,而我们与世界依旧互联。时间站在我们一边,站在所有创造者一边;时间连接着我们的家乡与世界,也连接着我们的旧年与新年。

  元旦,一个小小的里程碑。就在今天,一共有403件法规及规范性文件开始实施。其中,法律5件、国务院行政法规2件、司法解释1件、部门规章及规范性文件158件,地方性法规、地方政府规章及文件237件。而“开放”、“人权”、“规范”成为新法规的关键字眼。

  无论如何,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。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大时代,栖息于自己生命中的一段时间里。如果说中国是我们地理、心理和文化上的故乡,那么,这个时代就是我们时间上的故土;如果说我们精神的疆土就是国家的疆土,那么,我们生命所创造的价值就是时代的价值。在此意义上,不管我们正见证着怎样的繁华与荣耀,经历过怎样的忧惧与坎坷,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都是我们一生珍贵的机遇。我们手握的时间与生命,正如我们所拥有的智力与权利,它们是我们每个人一生的资本。

  生命的交错,使我们这些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人,有着相同的悲喜与从容,肩负着共同的命运与前程。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,也是一个创造共同体。惟有创造,才有了今日硕果累累的人类文明;惟有创造,才有了中国近三十年来所取得的成绩。你可以创造,我也可以创造,大家都来创造,创造见证我们的人生,创造见证我们国家的征程,也见证着我们民族的努力。每个人都应该成为自己生命与生活的主人,做自己想做的事,爱自己想爱的人,甘于辛勤、努力思想,创造自己想要的人生,创造属于民族的光荣。

  何必像诗人那样去叹息,“时光不会流逝,流逝的是我们”。人类的真正伟大之处,就在于可以通过不断的创造建立自己的文明,并在此基础上留住时间,留住我和我们。正因为此,古希腊文明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,至今闪着照人的光彩;正因为此,早在先秦时期破土而出的中国思想,无愧于成为哺育世界文明的精神源流。

  今日中国,是正在走向更加开放的社会,是生龙活虎的社会。在此征程中,尽管必定会遭遇挫析、面临磨难,但只要我们有一颗不屈于发展的压力、不惧于前进的困苦的心,每个人都可以而且能够焕发出自己的青春与创造,为各自美好的前程,为创造一个知性而温暖社会,为建设一个自由进步、理性宽容、法治和谐的国家,而不懈奋斗。凡此种种努力,这既有关乎制度之上升,又关乎人之上升;既关乎社会再造,又关乎心灵重建。

  阳光照在我们脸上,也照在我们心里,所有向善而敢于担当的门正敞开着。撩开历史的沙尘,可以断定,今天我们以怎样的目光注视过往的文明,未来的人们也将以怎样的眼光注视我们。生活在每一个时代里的每一个人,担负起自己的命运,就是担负起时代的命运,就是担负起人类的命运。

  托克维尔说:“当过去不再照亮未来,人心将在黑暗中徘徊。”甘地说:“善,总是以蜗牛的速度前进。”显而易见,人类今日所取得的进步,始于一个聚沙成塔的过程。我们创造的一切,我们见证的文明,皆来自无数创造的累积。

  这是转型期的中国,这是成长中的我们。总有一种温暖的力量,让我们心怀希望。那是人性的温暖,是文明的温暖,为我们留住逝去的又一年,留住过往的时间,留住我们卑微却尊贵的创造。所有的时代同路人啊,我们不仅走在雪地上,也走在时间里……时间在,希望永在;希望在,力量永在。

  来源:《新京报》

分页:123